不能讀取jquery 北京pk10牛牛玩法|北京晒车pk10牛牛

國家出資企業中監察對象的認定
2019年3月13日 16:53

  【基本案例】

  李某某,某國有控股銀行A市分行下屬支行副行長,由A市分行黨委會議討論決定任命。2008年至2012年,李某某在擔任該支行副行長期間,利用貸款發放、貸后風險控制管理等職權便利,為Z省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獲得商業貸款提供幫助,約定以88萬元從徐某處低價購買房產一套,并于2009年1月18日簽訂購房合同。之后,李某某實際支付購房款87.8424萬元,并辦理房產證。經Z省價格認證中心鑒定,李某某購買的房產在2009年1月18日的市場價格為171.7933萬元。

  【爭議焦點】

  本案中在李某某是否屬于監察對象、李某某按照刑法規定構成何罪以及犯罪數額等問題上產生了爭議。

  【意見評析】

  一、李某某屬于監察對象

  監察法第十五條規定監察機關對六類監察對象進行監察,其中包括對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的監察。在此,怎么理解“國有企業”對國有企業中監察對象的界定極為重要。刑法中國有企業特指國有獨資企業,不包括國有控股、國有參股這兩類國家出資企業。

  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都采用類似觀點,如,2003年1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規定,“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委派在國有控股或參股的股份有限公司從事組織、領導、監督、管理等工作的人員,應該以國家工作人員論。”其中國有控股或者參股的股份有限公司是被納入接受委派的單位之列,可見其并非刑法意義上的“國有企業”;2005年7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通過的《關于如何認定國有控股、參股股份有限公司中的國有公司、企業人員的解釋》也將國有控股、參股公司界定為非國有企業。有觀點因此認為李某某不屬于國有企業管理人員,并非監察對象。

  然而,“兩高”制定的《關于辦理國家出資企業中職務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2010年)規定,經國家出資企業中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批準或者研究決定,也可以成為國家工作人員。《國家監察委員會管轄規定(試行)》也對國有企業管理人員范圍作出明確規定,包括國有獨資、控股、參股等國家出資企業中由黨組織提名、推薦、任命、批準等從事領導、組織、管理、監督等活動的人員。

  所以,認定監察對象需從監察法立法本意出發,聚焦行使公權力這個本質。目前農業銀行、中國銀行等國有銀行都改制為國有控股企業,為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國有控股企業任免有關人員對國有控股、參股企業中的國有資產進行監督、經營、管理,屬行使公權力,這些人員也屬于監察法規定的監察對象。本案中,李某某作為A市分行下屬支行副行長,是經A市分行黨委決定任命的,作為國有股權代表在國有控股企業從事監督、經營、管理工作,因此李某某屬于監察對象。

  二、李某某構成受賄罪

  司法實踐中,一個人的行為只有符合犯罪構成要件才能認定為犯罪。認定李某某是否構成犯罪、構成何罪,必須聯系刑法規定的相應犯罪構成要件。本案中李某某的身份成為認定他是否構成受賄罪的關鍵,即李某某是否屬于國家工作人員。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被告人王文光、郭旭輝挪用公款一案請示的批復》(〔2008〕刑他字第52號)對國有控股和國有參股公司中國家工作人員認定作出解釋,批復指出王文光任中國銀行任丘支行行長一職,系由中國銀行滄州分行黨委研究并報請中國銀行河北省分行黨委同意,由中國銀行滄州分行黨委決定聘任。被告人王文光任職的性質是受委派從事公務。批復擴張了委派主體,認為黨委也是有權委派機關。

  《關于辦理國家出資企業中職務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確立了國家出資企業中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為委派的主體,但卻沒有明確哪些組織屬于“負有管理、監督國有資產職責的組織”。基于黨管干部和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原則,國有控股企業和國有參股企業重要人事任免都需要黨組織集體研究決定,黨委被認為代表國家在上述企業中行使管理監督職責,因此這里的“組織”,除國有資產監督管理機構外,主要是指上級或者本級國家出資企業內部的黨委、黨政聯席會。

  本案中,李某某是由A市分行黨委會議討論決定任命的下屬支行的副行長,屬于國家工作人員,符合受賄罪的主體要件;客觀方面,李某某通過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通過低價買房的形式非法收受他人財物,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主觀方面具有直接故意,李某某符合受賄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因此李某某按照刑法規定構成受賄罪。

  三、犯罪數額的確定

  李某某通過低價購房的形式收受賄賂屬于交易型賄賂,“兩高”于2007年7月8日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一條第二款規定,交易型受賄以交易時當地的市場價與實際支付價之間的差額作為受賄數額,因此確定交易時受賄財物的市場價格對受賄數額的確定非常重要。買賣合同作為交易型受賄的最常見表現形式,在簽訂合同的情況下,買賣合同成立時,受賄人與行賄人已經具備賄賂犯罪的意思表示,體現出受賄罪中權錢交易的本質,此時應將簽訂合同的時間作為“交易時”的時間節點;沒有簽訂合同的情況下,以行為人實際控制受賄財物時間作為節點。

  李某某受賄案件中,房地產公司內部對給予客戶的價格優惠加以規定:全額付清的客戶給予3%優惠;按揭購房的客戶給予2%優惠;分期付款的客戶給予1%優惠。但調查發現,同期、同質、同小區內的商品房購買方很多享受到10%的最高優惠,考慮到10%最高優惠是商品經營者事先設定的不針對特定人的優惠折扣,基于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最后確定李某某的受賄數額為:171.7933×(1-10%)-87.8424=66.77157萬元。一審法院以此受賄數額定罪量刑,李某某提出上訴,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鄭俊)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北京pk10牛牛玩法 幸运五分赛车计划 时时彩计划群 赛车时时彩官网 百变王牌最新走势图 海南私彩 重庆时时彩直播开奖app 三毛3d图库wt3mtk nba实时盘囗 排列五推选号码 福建11选五号码推荐